首页 社交情感天地正文

可怜天下父母心:痴心父母多,孝顺儿孙少

u=4049096969,827534180&fm=26&gp=0.jpg

报载:“国庆期间,广州某大学一对老教师夫妇乘高铁喜滋滋的前往南京,看望南大就读的宝贝女儿。行前为女儿准备了很多爱吃的零食,打算给女儿一个意外的惊喜。
没想到见面之后却碰了一鼻子灰:女儿不仅没有一点惊喜,反而满肚子怨气,责怪父母为什么不经她同意就来南京,对她极不尊重。
妈妈说我们想念宝贝女儿了,可女儿说天天微信,还有什么好想的?你们的感情也太泛滥了!
爸爸说妈妈第一次到南京,叫女儿陪去转转,女儿回答说和同学约好了,要去苏州玩,让爸爸妈妈自己玩,然后就匆忙而去……
夫妇俩在南京转了一天,越想越不是滋味,索性乘高铁返回广州。”
读完这则消息,虽然苦涩,但感同身受。这就是今天父母和孩子的现状。
曹雪芹很多年前,就借助《好了歌》,把这一切都说透了。
世人都晓神仙好, 只有儿孙忘不了。
痴心父母古来多,孝顺儿孙谁见了。
作家的伟大就在于能够揭示人普遍的心理现状,让我们感到清醒和惊恐。清醒是突然被说中现实的彻悟,惊恐是秘密被揭露的尴尬。证明孩子对父母并不感冒,古已有之,从来如此。但鲁迅先生说,从来如此,便是对的么?
我想说,从来如此,不一定是对的。但也未必就完全是错的。“从来如此”的背后肯定隐藏着某种理由和解释,为我们所未发现。但我们看到这样的报道,仍然感到震惊,并且有了兔死狐悲的凄凉。其实无需震惊,这就是现状,只不过很多家长生怕败坏了孩子的名声,让孩子落下不孝的罪名,讳莫如深,不愿意说出来而已。这也是幸存者偏差。
我不敢说子女一样会爱父母,但我敢说子女未来一样会爱他们的子女。每个人都是生命桥梁的一级,决不是固定不变的。
臧克家有一首诗《三代》,写得极为精彩:
儿子在土里洗澡
父亲在土里流汗
爷爷在土里葬埋
今天在土里洗澡的孩子,未来会是在土里流汗的父亲,将来也会是在土里葬埋的爷爷。同样的道理,今天在土里葬埋的爷爷,昨天曾在土里流汗,前天曾在土里洗澡。生命就是如此传承,如此延续。
现在的子,便是将来的父,现在的女,便是将来的母。这些孩子若不是现任之父母,也一定是候补之父母,只要不打光棍和不做剩女不嫁,都有做父母的希望,所差只在一个时间。
就如我们曾经做子女,接受父母的呵护;今天我们做父母,含辛茹苦一样一样的。所以无需心灰意冷,大度一点,这非常公平,我们常常说孩子是用来还债的,就是如此。
父母孩子没有施恩报恩之说,只是生命的延续
过去我们总认为,父母给了孩子生命,孩子就是我们的,就得听我们的话,走我们希望的路,实现我们未曾实现的愿望,否则就是大不孝。
鲁迅先生说:“父子间没有什么恩”,只是性欲,只是生命的延续而已。一个村妇哺乳婴儿的时候,决不想到自己正在施恩;一个农夫娶妻的时候,也决不以为将要放债。只是有了子女,即天然相爱,愿他生存;更进一步的,便还要愿他比自己更好,就是进化。
道理很简单,父母孩子之间没有浅薄的施恩和报恩的关系,只是生命正常的延续。认识到这一点,非常残忍,但却是真实的现实。
父亲最终被孩子吞噬很残酷,却是成长的必然
就如同那个母亲救孩子一样,哪一代父母不是用生命在哺育孩子?这是自然的规则。父母老了,孩子大了。父母死了,孩子活着。但只要孩子活着,我们就没有死,我们就被他们记着,我们的血液和思想,就在孩子们的身上唱歌。
父母和孩子的渐行渐远是必然的。父母都老了,老年人常思既往,青年人常思将来。老年人越来越回归自我,回归自然,那就越来越在乎家和孩子。但孩子越来越转向外在,走向广阔的世界,所以他一定要义无反顾,走向远方,留给我们的只能是背影。而且他用背影告诉我们,不必追。同时还用事实告诉我们,追不到。
不听话具有重要意义,不必伤感
比如灰姑娘一定要把那个碰掉父亲帽子的树枝折回来,栽起来,让它成长为小树,然后小树上来了一只小鸟。
父亲的权威在于帽子,帽子代表着父亲的威严,树枝碰掉了父亲的帽子,这是反抗父亲权威的开始。孩子慢慢给这个树枝浇水,树枝上栖息着鸟儿,这是孩子反抗权威,获得自由的开始。
比如亚当一定会把上帝的话丢到九霄云外,他一定要吃智慧果,蛇是内心欲望的象征。他一定不听上帝的话,一定要被上帝赶出伊甸园,这样他才会获得完整的自由。因为孩子不离开家,不离开父母,孩子虽然安全,但肯定以失去自由为代价。自由和安全是一个悖论,为了自由,孩子宁可失去安全,这是孩子进步的标志,也是一个孩子真正长大的标志。父母应该为此感到高兴。
泰戈尔说: “河流唱着歌很快地流去,冲破所有的堤防。可山峰却留在那里,忆念着,满怀依依之情。”
山峰就是我们父母,我们虽然忆念,但并不伤感,相濡以沫,不如相望于江湖,好去者前程万里!
台湾诗人非马说:
打开笼子
让鸟飞走
还笼子自由
把笼门打开,让鸟飞走,孩子自由了,我们也终将获得自由,否则我们和孩子都痛苦不堪,结果就是孩子离我们越来越远。正如手心里的沙,你握得越紧,它流的越快,以致荡然无存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站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,如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联系站长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