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文化文史百科正文

应县木塔的魅力,让梁思成半天喘不出一口气来

20140320121547648.jpg

应县木塔

初识应县木塔,是在教科书里——应县木塔全名佛宫寺释迦塔,楼阁型建筑,平面呈八角形,位于应县县城内西北角的佛宫寺院内,建于辽清宁二年(公元1056年),金明昌六年 (公元1195年)增修,是我国现存最古老最高大的纯木结构楼阁式建筑,古建筑中的瑰宝,世界木结构建筑的典范。1961年,成为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10月27日,当我再一次走近这座神秘木塔,许多往事,扑面而来。

民谣“牵出”宝塔

“你要看木塔,走大运高速,一出应县出口,就到了木塔脚下。”电话里,应县旅游局赵畅局长中气十足,“要说古建精华,可不能少了咱这个国宝啊。”

从太原出发,车过雁门关半个来小时,右拐上“应县、浑源”方向,雄浑的木塔便扑入眼帘。从应县高速出口出来,沿笔直的迎宾路南行几公里,就到了木塔景区,有花有草有树,秋意醉人。

木塔建造在四米高的台基上,塔顶作八角攒尖式,上立精美铁刹。塔每层檐下装有风铃,恰有微风吹来,叮咚作响,十分悦耳。仰望木塔,心中陡生敬畏。

赵畅早已等待在此。他说,在华北地区,有一首古老的民谣广为流传:“沧州狮子应州塔,正定菩萨赵州桥”。民谣流传了不知道多少代,人们拿它当儿歌教孩子,但很少有人注意歌谣中说的这些文物。上世纪30年代,有一个人听到这首民谣后惊喜异常,立即将它记到了本子上,这个人就是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。

当时通讯很不发达,交通也不便利,如果从北京贸然去山西应县,而如果寻访不到塔,那就会浪费一两个月的时间。梁思成想了一个非常聪明的办法,他写了一封信,寄往的地址是“应县最大的照相馆”,请照相馆的摄影师帮助拍一张应县木塔的照片,信中还附了一元钱。当时,一元钱足够照几张相了。同时,梁思成还承诺,如果摄影师帮助拍照,他可以送摄影师一份礼物。这一招还真管用,应县“白云斋照相馆”的摄影师按他的要求,拍了木塔照片寄过去,大喜过望的梁思成立即回赠给摄影师几件文具。

1933年夏天,梁思成和同事刘敦祯、莫宗江从大同下火车后,搭驴车赶往应县。在离城大约还有好几里地时,梁思成突然发现,前面群山环抱中,一座红白相间的宝塔映照着金色的落日,他惊叹道,“好到令人叫绝,半天喘不出一口气来。”

通过多次实地考察,梁思成发现,应县木塔建于辽代(1056年),高67.13米。“木塔现在的高度是65.838米,”赵畅说,“这是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今年的测量结果。”

一座斗拱博物馆

登上木塔台基,赵畅说,木塔的设计,全靠斗拱、柱梁镶嵌穿插吻合,不用钉不用铆,“全塔共用斗拱54种,是我国古建筑中使用斗拱种类最多,造型设计最精妙的建筑,堪称一座斗拱博物馆”。

木塔每个斗拱都有一定的组合形式,有的将梁、枋、柱结成一个整体,每层都形成了一个八边形中空结构层,“上世纪20年代,西欧才将中空式结构作为最新科研成果使用,比咱的祖先晚了800多年哩。”

单从外表看,木塔第一层立面重檐,以上各层均为单檐,共五层六檐。实际上,各层间夹设暗层,实为九层。因底层为重檐并有回廊,故塔的外观为六层屋檐。各层均用内、外两圈木柱支撑,每层外有24根柱子,内有八根,木柱之间使用了许多斜撑、梁、枋和短柱,组成不同方向的复梁式木架。“有人计算过,整个木塔共用红松木料3000立方,约2600多吨重。”赵畅说。

进入底层,南北各开一门。11米高的释迦牟尼像坐北朝南,神态怡然,座下八角各饰力士一尊,威猛中不失可爱。顶部穹窿藻井给人以天高莫测的感觉。壁面有六尊如来画像,如来顶部两侧的飞天则活泼丰满,门洞两侧壁上也绘有金刚、天王、弟子等壁画,色彩鲜艳,栩栩如生。

拾阶上二层,方形坛座上塑一主佛、两位菩萨和两位胁从排列,姿态生动。二层以上周围设平座栏杆,二至五层每层有四门,每层装有木质楼梯,游人逐级攀登,可达顶端,只是近年为保护木塔,仅允许游人登临二层。赵畅说,三层有坛座呈八角形,上塑四方佛,面向四方;四层塑佛和阿傩、迦叶、文殊、普贤像;五层塑释迦坐像于中央,八大菩萨分坐八方。站在二层凭栏远眺,恒岳如屏,桑干似带,心旷神怡,应县县城尽收眼底。山门前,121幢具有辽金风情的古色古香的楼房排列有序,后面是0.7万亩的塔北生态公园,东面新修的民居红墙碧瓦,西面是保护起来的古城墙,叙述着沧桑。

“想当年,木塔被包围在一片低矮的民居中,有的房龄已近二百年,椽檩朽烂,墙体剥落,东歪西斜,生火做饭的烟囱就在木塔下。塔底下,夏天是蚊蝇园,冬日成垃圾场,坑洼不平的街道几乎没有基础设施,雨水污水全靠蒸发。接待个客人,还得拣天气,要不无处下脚。”赵畅眯着眼,陷入回忆,“2004年,县委县政府仅用13个月的时间,就把应县的老城拆掉三分之二,把木塔从危险的境遇中解放出来。”

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“现在,从中央到地方,对木塔的重视程度是空前的,申遗工作已经全面铺开。”他随后建议记者,“你再和木塔文管所马玉江所长好好聊聊,咱木塔里发现的宝贝他最清楚。”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站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,如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联系站长删除。